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太阳花的爱情故事》美丽的太阳花故事 清水文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忠犬攻

更新时间:2019-10-28 16:14:11

《太阳花的爱情故事》美丽的太阳花故事 清水文 太阳花的爱情故事忠犬攻 连载中

《太阳花的爱情故事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流畅的泉水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郑萌萌,霍达

《太阳花的爱情故事》作者:流畅的泉水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郑萌萌,霍达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第二天早上,周冰心洗漱时,郑萌萌劈头盖脸地问她,你们俩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墨迹?为什么不挑明了呢?真是为你们着急。 周冰心赶紧洗漱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二天早上,周冰心洗漱时,郑萌萌劈头盖脸地问她,你们俩怎么回事?怎么这么墨迹?为什么不挑明了呢?真是为你们着急。

周冰心赶紧洗漱,拉着郑萌萌坐下,告诉她,霍达在QQ上,说了我是他的唯一的妹妹,还说和女朋友分手了。

郑萌萌说,那你怎么往下说的?

周冰心低声嘟嘟说,我能说什么呢?

郑萌萌起来了说,就没有你们俩这个样子的。

在那儿来回走了几步,冲着她说,你们俩一个情,一个愿,还这么抻着拽着,你快要急死我了。

周冰心坐在床边,看到好朋友这样,心里也没什么主意,禁不住地在那低头抹眼泪。

门口传来敲门声,嗯谁?郑萌萌问道。

是我。外面是李长胜。

郑萌萌说,你等会再来,我们还没收拾清呢。

回过头来,看她那样子,说,行了,别难过了,咱们该写生活动了,咱们俩收拾一下吧!

一会儿郑萌萌开了门,李长胜进来后,打量了一下周冰心,说,我们吃早饭吧。

周冰心说,你们先去吧,我在收拾一下,马上过去。

出来后,李长胜问郑萌萌,她怎么了?

郑萌萌说,我说她了,方才还抹眼泪了。

李长胜问,是和霍达的事吗?

郑萌萌说,是呀,人家都告诉她了,她是唯一的妹妹,和女朋友分手了。

李长胜说,这不正好吗?

郑萌萌说,是呀,我问她往下怎么说,她就抹眼泪。

李长胜开起来玩笑,说,呵呵,她能怎么说呢,谁像你呀?

郑萌萌急了,说,我怎么了,啊。

李长胜说,不带急的,当初不是我追求的你,鞍前马后的侍奉,才感动了您。

郑萌萌说,这还差不多的。

李长胜说,所以说吗,不在周冰心这里,回头我问问霍老师。

那边霍达也慎着呢?同屋的张老师还有时问他,你怎么了,怎么一天话也不多啦?

霍达呵呵说,没事。

他没事时,就举着自己的望远镜,向远方眺望,那里山峦起起伏伏与蓝天白云共一色,黛瓦白墙的民居在漂漂渺渺的炊烟中时隐时现。

虽然,风景如画,却在霍达的心里记不起一丝的共鸣。

此时的感觉甚是百无聊赖的,还有点后悔跟着一起过来。

系里的李老师因为家里突然有老人生病了,来不了,这才找到他。

但是,却一口答应了,因为了又是为了她吗。

上次在QQ上,霍达鼓足了勇气,试探性发出了自己的心意。

可是,周冰心却一下子给截住了。

这个让他郁闷,可是对于他的帮助,周冰心接受了。

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“剃头挑子一头热”?

可是,出来四天了,他仿佛看出了什么端倪?

尤其昨天在黄山山峰上,和周冰心的合影。

想到这里,他马上想起来,那张相片呢?

昨天,一天的活动,又登上了黄山之巅。

回来后,就洗了洗,准备睡下。

李长胜敲门进来,招呼了一声,张老师。

又对霍达说,霍老师,咱们的合影,我在旁边的商店里打印了一张,给你放这里了。

霍达这一天和老师、同学照了不少像,想不起来那张。便说,放在那里边吧。

李长胜看了霍达一眼,那张相片用A4打印纸包着呢?

在书包里,翻出了那张相片,李长胜这孩子真用心,把它不单用白纸包好了,还把塞到书包里。

相片上,霍达看到自己仰着头在微笑,而旁边的,周冰心的略略羞涩地低眉顺目地在扭捏,山峰的风吹拂她的秀发,把她的裙摆似要吹起,她用右手在抚平它,……。

“太美了,简直是美的…登峰造极了。”

霍达的直觉出这一想法,美的当然不是自己,而是她……。

这是一张自然状态下的影像记录,从构图、背景、焦距的运用上,都达到了上乘的水平。

霍达也是摄影爱好者,自己摄影器材已经花了十几万了。

霍达把个照片看了又看,似乎看到了……答案,不是,是希望的曙光在前头呢!

见过多少女生,那种自然羞涩的表情,真是不多了。

诗人泰戈尔曾经说,“美的东西都是有色彩的”。羞涩来自于含羞,是最天然、最纯真的感情现象,是一种女人的独特魅力,是女人的美德之一。

这天的活动是在西递村的写生活动,六月下旬的天气在北方已是暑天了,更何况在南方呢?

霍达看到周冰心还带着一个白色的棒球帽,而其她女生呢,都带着不同颜色、不同造型的草帽,有的打着遮阳伞。

霍达有些心疼了,这丫头,不是给她了一些钱吗?

在西递村村口,有旅游市场,霍达自己逛了逛,买了女士遮阳草帽、遮阳伞等等。

反正郑萌萌和李长胜知道她们的事情,到时候,让郑萌萌转给周冰心就行了。

周冰心也禁不住南方的酷热了。

在一天的写生结束后,她拉着郑萌萌,也来到了西递村村口旅游市场,她想呢,买一个男士的草帽,那个她已经看好了,有点像西部牛仔带的那种草帽的,草帽边类似波浪式。

周冰心把这一想法悄悄地说给了郑萌萌。

郑萌萌撇了撇嘴,得意地说,嗨,开窍了吧,再怎么,榆木疙瘩的,在我这里,也得开窍。

周冰心一搡郑萌萌,笑着说,讨厌你吧!

郑萌萌好像想起什么事了,停下步说,你带钱了吗,今天我可是没钱。

周冰心更是乐不可支了,用手轻轻地捣了她后背几下。

她们俩买完东西,已是黄昏了。

周冰心说,你把李长胜叫来,咱们三个在那家土味酒家柴锅饭吃饭,我请客。

郑萌萌说,叫不叫霍老师。

周冰心说,这么讨厌呢,行,你愿意叫就叫,我才不,不怕什么的。

郑萌萌打电话给李长胜,他说正有事找你们呢?

一会,李长胜来了,随身带着一个布包。

郑萌萌问李长胜,说,这是谁的呀,里面什么?

李长胜“哎”的一声,对着郑萌萌说,我俩都出来“使者”了。

周冰心和郑萌萌对视着,怎么回事呢?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流畅的泉水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郑萌萌,霍达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流畅的泉水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太阳花的爱情故事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郑萌萌,霍达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